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碧海藍天只等“怒放搖滾”春風的到來

1998年,臧天朔、零點、唐朝、高旗和超載、眼鏡蛇、汪峰等9支樂隊在新鄉做了一場新音樂演唱會,那是我第一次參與並領略大型搖滾演唱會的魅力,那種現場震撼力徹底俘虜了一個搖滾少年的心,從此,他心甘情願做起了搖滾樂的吹鼓手。

在一次和超載樂隊王瀾的聊天中,提到了那場演唱會,他滿懷深情地說:“我太喜歡新鄉演唱會了!當時所有人都是興奮的,那麼多樂手聚在一起臉上都放著光,大家可以在一起切磋技藝,親如兄弟。現如今,樂手們都各自為戰,當年大家在一起交流的情況已經成為了歷史,幸福隨著歲月消失無蹤了。”那會兒似乎明白了許多事理,有一夜長大的感覺,覺得集體的力量是無限的,個人的成功永遠都是微不足道的。

眾所周知,在國外搖滾樂是主流音樂,是音樂產業中最賺錢的買賣,可在中國搖滾樂如同主流音樂的棄子,不可同日而語,可能會有人覺得我危言聳聽,但這是事實!這種低迷感是大環境造成的,短時間還是難有質的改變。如今的資本擁有者寧肯在其他影視專案中投入鉅資,也不願意陪搖滾樂讀書,這是中國娛樂產業鏈的通病,也是一種悲傷情結的蔓延,是所有音樂從業者的恥辱,鼠目寸光是他們的本性,忽悠是他們津津樂道的本錢,至於誰為這個產業貢獻了什麼,跟他似乎毫無關聯,。誰還會在意一個個為這個產業奉獻出青春的搖滾人呢?

很多人都說搖滾樂已經跌至低谷,已經無可救藥,這話我一點都不信,至少我身邊的人和我有同樣的感受,卯足了勁頭想要做一件能被提起的事情,讓民眾知道中國的搖滾樂還有希望,它根本不需要緬懷,需要前進的動力,因為它有更璀璨的明天,於是眾多搖滾精英紛紛伸出自己的雙手,聯合導演了一場中國搖滾樂聲勢浩大的豪華盛宴。

演唱會堪稱華語搖滾樂壇20年來史無前例大集結,崔健、鄭鈞、汪峰、許巍、唐朝、黑豹、張楚、何勇、樸樹、齊秦、信、黃家強、爽子等一線音樂人將同台獻唱,登錄工人體育場是多少音樂人的夢想,他們如願以償,這場演出也足以載入中國搖滾樂歷史的史冊,是不可複製的經典戰役,是中國搖滾樂歷史蟄伏20餘年的爆發,是唯一的、也是最後一次。

很多人會拿紅磡演唱會做比較,這是一個很荒唐的對比,我無意泯滅大家對“中國搖滾樂勢力演唱會”的高憑,在我眼裏,充其量也就是滾石唱片魔岩文化(唐朝、竇唯、何勇、張楚)能被提起媒體與業內人士的彙報演奏會,4組藝人14首歌曲,稱其為演唱會是不恰當的,“音樂的春天”是唱片公司打造的一個噱頭而已!因為,在此之前中國的流行音樂還沒有染指紅磡的經歷,搖滾樂撞了頭彩,這讓所有人如同打了雞血般興奮,給中國的搖滾音樂人和媒體從業者增添了太多華麗的美夢,以至於在後來的幾年裏,各路英雄傾力打造的搖滾井噴之後,留下的才是無盡的傷悲。揠苗助長,夜郎自大,這些關鍵字與那場演唱會從此結下了緣分。

那場演出的場地僅能容納9000人左右,而入場卷多是贈票,現場的票是滯銷的,因為中國的搖滾樂對香港人而言,是很陌生的一個概念。那場演出根本代表不了中國的搖滾樂整體實力,因為有很多優秀的樂隊還沒有“綻放”。而這場“怒放”演唱會,能容納6萬餘人,光是票房就直逼800萬,已經創造了內地搖滾樂歷史上的一個奇跡!我要說兩者相比是小巫見大巫,你不會怪我吧?

正如崔健後來在《迷失的季節》唱的那樣:“你是春天的花朵,長在秋天裏。”中國搖滾樂真正的未來,不是依靠一場商業演出就能如何如何的,而是期待更多人的辛苦耕耘才會有好的收成,並不是依靠外來因素的子彈來武裝我們才能取得勝利的,真正的希望還是依靠我們自己不斷挖掘民族文化瑰寶才能得償所願的,只有那樣才能看到真正的希望,才知道“幸福在哪里?”

很多人在質疑齊秦、樸樹、信是否屬於搖滾樂範疇,認為他們的加盟會讓這場演唱會的品質大打折扣,搖滾樂分輕重之分,齊秦在玩樂隊那會兒,大家可能還不知道電吉他長啥樣子,如果不是齊秦、侯德健那撥藝人最早把電吉他引入內地,管弦樂隊至少要多存在好幾年。《狼》、《九個太陽》都是不折不扣的搖滾歌曲,樸樹《白樺林》、《生如夏花》都存在許多搖滾元素,流行搖滾也是搖滾呀。其實,我無意為這些參演藝人作辯解,

每一個普通人的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一種搖滾的氣質,發揮出來就夠了!至於概念,讓他見鬼去吧!

竇唯是否參加這場演出其實是無所謂的,他的音樂會讓現場降溫的,但並不能說他的音樂有問題,這樣純粹的音樂人在中國是值得褒獎的,而不是另冷嘲熱諷,如果所有的音樂人都能像他那樣一心一意做音樂的話,相信那才是中國搖滾的“怒放。

無數搖滾英雄的身影慢慢消失在我們的視線,老哥、李季、張炬、王迪、侯牧人、蔚華等等為中國搖滾樂做出貢獻的人。歷史不會忘記你們的,中國搖滾樂的發展不順暢,但終歸有“怒放”的那一天,或許,從8月27號開始!

老欒哥前幾天遇到了《禮物》的詞作者梁芒,談起這首歌和“怒放”演唱會均感慨萬千,這首歌也是我K歌時的必唱曲目,把它送給8月27日的演出,我覺得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那首歌的高潮部分是這樣唱的:“每次暴風雨打在我們身上,都應聲倒地臉上全都是泥,嘿!就算失敗!等春暖花開開滿我們陽臺,你又飛奔過來興奮得大喊著,嘿!這次我最快。飛得起來,應該飛得起來,碧海藍天只等中國搖滾樂春風的到來,飛得起來都飛得起來,讓所有的人堅信我們為愛。”
返回列表